仔細的想想,
我實在忍不住地想去懷疑,
在妳心中,我是處在什麼樣的身份

從發生事情至今,
妳始終對我冷淡且凶狠,
我該說些什麼?

記得有次我们吵架,
妳說『早知道就在妳三歲生重病時把妳揉死!』
我永遠記得妳對我說過的這句話。
因為這句話,我曾自殺過,
我想,妳是記得的吧!!

在妳發現我這麼做時,
妳曾為我流過淚、問我為什麼這麼做,
我想,我當時沒回答妳,
現在更不可能會回答妳。

住宿的日子裡,
我常盼著回家的日子,
有電腦、電視、妳煮的三餐、悠閒的感覺,
但現今取代而之的是無數的心寒與無助

這幾個禮拜來,我很怕回到這個家。

家一點也不像家,
一點溫暖與信任也沒有,
這樣的家,還能稱為家嗎??

在學校,即使能試著讓自己看起來很開朗,
面帶著笑容耍白痴,
但內心卻一點也不踏實
也沒法打從心裡開心起來。

總覺得不論做什麼都沒幹勁了!!
做了些什麼,也感覺不到...
就像個空殼子般,什麼也無法思考也不想做...

我試著不讓身邊的朋友查覺,
我該高興,我做到了!!
並沒有人去注意到的,是吧!!
掩示的很好哩!!

回到這個所謂的『家』
我只有深深的恐懼感,別無其它了!

我渴望像身旁朋友般那種家庭,
我的心孤獨久了,
我真的想尋求一個溫暖。

在妳心中,是否曾有我這麼一個女兒?
還是,對妳來說,
我只是個早在16年前就該消失的人?





          write by * Ton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2'S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